中文
En
主页 > 媒体报道 > 正文
为中外消费者定制中国时尚,小学徒变身国际裁缝
发布时间: 2018年09月14日
来源: 中国商务新闻网

长安街向东,建国门外,坐落着一栋翠绿玻璃幕墙的8层大厦——秀水街市场。

“登长城、游故宫、吃烤鸭、逛秀水”,面对每一个来北京的海内外游客,导游们都会有这样的开场白。秀水已然是北京旅游新地标。

2005年3月19日,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的秀水街大厦开门迎客。开业13年来,秀水街大厦在今年迎来了第10次业态改造,将进一步扩大定制区面积,增加定制服务的广度和深度。

谈起定制服务,就不能不说秀水街大厦三层的铭仁衣雅服装定制店,店铺老板季明仁1983年带着一手裁缝技艺进京,从地摊做起,现在已拥有秀水街最大的服装定制店铺。

如今,每逢北京举办重大赛事、会议,很多国家和组织的外国领导人和官员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直奔他的店铺,量体定制一身衣服。

 

忆学徒生涯 感叹开而未放

季明仁老家在江苏张家港,上世纪70年代末,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,他村里的人都纷纷外出学手艺。

80年代初,季明仁高中毕业后,也随着村里的人赴上海学起了裁缝手艺。

“那个时候刚刚改革开放,但是人们的思想却仍然没有放开。”回忆起学徒生涯,他感叹道。

“那时的个体户还是半遮半掩的。做学徒的时候,街道的阿姨们看到了都会管你的,跟你说不应该出来当学徒,应该回去种地。”他说道。

他只能偷偷摸摸地学,师父也只能偷偷摸摸地教,生怕被割“资本主义的尾巴”。

就在这样的条件下,季明仁凭借着自己的勤奋聪明,克服种种困难,专注地跟着师傅学手艺,“也正因为有了当年打下的好基础,才会有今天的成就”。

学成北上 见证中国成衣市场兴起

从小,季明仁就帮着奶奶给远方的亲戚写信。在这个过程中,通过与一位在北京生活的远房亲戚通信,他慢慢地增加了对这座城市了解与向往。

1983年10月3日,结束了学徒生涯的季明仁,带着50斤全国粮票和100块钱,只身来到了北京。

在他看来,之所以来北京谋生是出于对首都的向往,更为重要的原因是“北京对裁缝有需求”。

初到北京,季明仁选择在国华商场门前摆地摊,一条街上,十几个裁缝一字排开。“那时候的人,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缝衣服,那时候人们的服装款式也很简单,没有那么复杂。所以初到北京的时候,我们主要是给人裁衣服,人们一般拿回家自己缝。”。

慢慢地,服装的款式愈发复杂,季明仁缝衣服的工作也越来越多。工作的地点也几经变迁,从路边摊到十多平米的小店,后又转战商场柜台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中国的成衣市场还未兴起。北京的商场、百货公司几乎都有卖布料的柜台,季明仁就在这样的柜台里给人量体裁衣。这也是中国定制服装行业相当兴盛的一个时期。

90年代末,随着成衣的兴起,慢慢地买布料做衣服已经有点落伍,商厦里卖布料的柜台也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。

专注服装定制 裁剪中国时尚

从商场里的柜台撤出后,季明仁仍未放弃服装定制并多方寻找市场。通过了解,他发现很多外国人喜欢定制服装,并把其当成身份的象征。

因此,在2005年秀水街大厦开业的时候,他带着大批丝绸布匹,进入秀水街做起了成衣定制生意,2006年将摊位面积从180平方米增加到近1000平方米,并打出了“中华丝绸第一街”的字号,丝绸布匹一字摆开供客人挑选,然后现场量体裁衣。

秀水街大厦紧邻使馆区,各国外交人员多。凭借着良好的口碑,他的店铺吸引了越来越多的“老外”来这里定制服装。

“刚开始,顾客主要定制西装、男士衬衣等。出于对中国文化的喜爱,他们也时常定制唐装、旗袍等中式服装。”他介绍说。

谈起服务过的外国领导人,季明仁颇为自豪:“2006年中非论坛期间,十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到我这儿做衣服。北京奥运会期间,好几个国家的入场服、官员服在我这儿定制……”

季明仁的店铺紧跟时尚,对款式进行更新、改良。“过去,人们通常只做传统中式服装。这几年,我们主要做中式改良服装,这些新中式、新礼服是在保留传统中式服装精髓和制作工艺的同时,加入了时尚元素。”

据季明仁介绍,之前,来店里定制服装的80%是外宾,如今中国顾客和外国顾客的几乎是平分秋色,周边写字楼的白领、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年轻人都来这里定制服装。

“以前主要服务外国顾客,现在国民生活水平提高了,喜欢定制衣服的人也越来越多。”季明仁认为,个性化潮流的兴起,给服装定制行业带来了新机遇。

在紧追时尚的同时,季明仁着力提升服务水平,为此打造了快速成衣团队,最快几个小时就能把服装做好并送上门。

曾经有一位非洲国家元首夫人来店里定制服装,6点钟量好尺寸之后,11点定制的服装就送到了她下榻的宾馆,店铺的快速成衣服务令其不禁感叹“不可思议”。

回首几十年来的奋斗史,季明仁坦言,如果没有改革开放,不会有今天的成绩。从躲躲藏藏的小裁缝到走上国际舞台上的时尚大师,他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服装消费变迁。